亚冠

东海舰队公开主力舰长姓名多人曾赴二炮培训

2019-06-09 08:11: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灯盏花领军企业怎么样
云南道地药材 灯盏花有什么作用
灯盏花龙头企业产品

长春舰实习舰长 王社强

2012年金秋,中国首艘航母“辽宁舰”即将下水,上展开了“全民大猜想”——

谁,会成为中国首艘航母舰长?

搜索记忆,许多友都猜想是他——柏耀平,“上天能驾机、下海能操舰”的海军第一代飞行员舰长。

最终人选揭晓,出乎意料——张峥,一个陌生的名字。

为什么会选择他?友深度搜索,将张峥不同寻常的军旅履历呈现在公众面前……

其中,一个鲜为人知、耐人寻味的细节是,柏耀平、张峥二人不但成长于同一支部队——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而且出自同一艘战舰——柏耀平当舰长的时候,张峥是舰上的副作战部门长。

刚刚过去的这10多年,正是东海舰队倾心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的探索历程。

如今,回顾这两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路标”,东海舰队乃至整个海军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的创新脉络,清晰呈现在我们眼前。

从飞行员舰长柏耀平到航母舰长张峥

东海:人才航迹在延伸

透视一张履历

人才培养的科学途径

历史舞台上,一些看似寻常的偶遇,如今回眸,意味深长。

1996年,柏耀平担任导弹护卫舰“铜陵舰”舰长。

这一年,他的舰上,分来了一位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张峥,上海交通大学本科毕业,大连舰艇学院作战指挥学硕士。

作为这艘排水量仅2000多吨战舰的副作战部门长,张峥当时并不出类拔萃。

没人能想到,16年后,他会成为排水量5万多吨的航母“辽宁舰”舰长。

新世纪初,柏耀平作为“上天能驾机、下海能操舰”的飞行员舰长名扬神州,拉开了海军新型指挥人才成长大幕的一角。

同一时期,年轻的张峥获得了难得的成长机遇——2001年,他被选送到英国三军联合指挥参谋学院联合作战专业留学。

张峥的机遇,得益于东海舰队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的战略眼光,得益于海军乃至全军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工程的全面启动。

去海军指挥学院培训,当新型驱逐舰舰长,到海军军兵种指挥学院深造,赴航空兵某师代副师长……翻看张峥的军旅履历,发现:他成长中的每一步,都与东海舰队、海军乃至全军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战略工程的步伐同频共振。

张峥的这份成长履历,是东海舰队倾心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的缩影——

仅近3年,他们先后选派600名干部到国防大学、海军指挥学院进修,选派40多名指挥员参加南京战区联合作战业务培训;他们每年遴选10余名干部赴国外留学、执行军事观察员任务,还在复旦大学等高校举办信息化高科技培训班,培训干部5800余人次。

更为可喜的是,张峥这份在常人看来不同寻常的履历,如今东海舰队正在进行“规模复制”——

他们从顶层设计入手,设立了联合作战知识、信息化知识培训经历和重大任务实践经历等45项硬指标,初步探索出一条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的科学路径。

“常州舰”舰长梁阳,曾在联合国任军事观察员,被派到北非利比里亚维和部队当过营长,手下3个连:一个瑞典连、一个爱尔兰连、一个英国连。

航母“辽宁舰”副舰长刘喆,获军事战略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从陆军部队调入东海舰队,在联合作战指挥人才成长“路线图”设计下,完成了从陆军排长到航母副舰长的成长跨越……如今,一批“精军种、通三军、懂信息化”的联合作战指挥人才方阵,在东海舰队已强势崛起。

分析个案成长

人才培养的“金字塔基”

金秋,东海某海域,“徐州舰”实习副舰长石磊在对抗演练中指挥若定。

去年此刻,作为第二炮兵某旅发射五营代职副营长,他正在西北高原参加导弹发射演练。

1982年出生的石磊,和张峥一样,成长于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

如今,年轻的他,比张峥当年的履历更加丰富——他不仅有机会在第二炮兵部队代职1年,还执行了两次亚丁湾护航任务。

在东海舰队,石磊的复合型成长模式,绝不是个例。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东海舰队60%以上的团营职主官有两种以上专业岗位任职代职经历。

人才培养“金字塔基”的广度,决定着人才“金字塔尖”的高度。舰队党委“一班人”深刻认识到:实施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这一系统工程,首先要打牢基础,基础厚实了,精英尖子群体自然会脱颖而出。

着眼于此,东海舰队构建起覆盖作战旅团、联通基层舰连的联合作战训练络平台。如今,上万名干部接受了联合作战指挥知识的普及学习。

为加速联合作战指挥人才成长,自2002年起,东海舰队与南京军区联合在全军率先走开师团指挥员跨军种双向交叉代职的路子。这些年,交叉代职规模不断扩大,对象由过去的团以上干部向营以下干部拓展。

据舰队政治部主任杨世光介绍,近3年来,150多名舰队指挥员在南京战区陆、空、二炮等部队代职参训。截至目前,东海舰队作战部队军师指挥员有跨军兵种任职的经历、军以上机关综合部门参谋具有跨军兵种代职任职经历的比率逐年上升。

“舰队有多个兵种,就像小联合部队。”东海舰队司令部作战处领导告诉,舰队还发挥自身优势,每年组织100多名人才苗子参加机关与基层、舰艇与航空兵、水面舰艇与潜艇等多层次的内部换岗任职,强化联合意识,提高联合作战指挥能力。

“过去水下作战,潜艇就是‘独狼’。”某潜艇支队支队长胡武波说:“现在联合作战,我们提倡‘群狼战斗’,要与水面舰艇合、与空中力量联。”

把鸡蛋敲开放在碗里叫联而不合,把蛋壳打碎,搅匀才是真正联合。近年来,东海舰队某登陆舰支队与南京军区、南空等部队进行联训联演,实施全过程联合指挥作业。该支队政委叶建林说:“刚开始,彼此都很客气称呼对方职务,现在熟悉了,张嘴就叫兄弟。”

这一称呼的改变,折射出联合作战观念的深入人心。

观察一场演练

人才培养的实战标准

2011年3月,巴基斯坦卡拉奇海域,战舰云集。

由东海舰队“温州舰”、“马鞍山舰”组成的第八批护航编队,在赶往亚丁湾途中,受邀参加了“和平-11”多国海上联合军演。

此次大洋点兵,“温州舰”舰长府小良出色表现,让各国海军同行刮目相看。

府小良,这位昔日张峥的副舰长,如今同样经历不凡——

参加“和平使命”中俄海上联合军演、索马里海域护航任务、三军首次联合实兵实弹演练……近年来,作为舰长,他亲自指挥海上实射导弹达20多枚。

神枪手是子弹“喂”出来的。同样,联合作战指挥人才是靠近似实战的训练磨砺出来的。针对担负多重战备任务、联演联训任务频繁的实际,东海舰队以远海大洋为练兵场,将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融入到部队战备训练和军事斗争准备实践当中。

近年来,他们有计划、分批次地组织年轻优秀、有发展潜力的指挥干部参加远洋护航、远海训练、外事访问等多样化军事任务,通过真实嵌入作战岗位、担负实际任务和处置实际情况,提高他们的联合作战运筹指挥能力。

9月下旬,走进某驱逐舰支队,只见长长的码头上只停泊着一艘战舰。该支队政治部主任胡成玉说:“因为舰艇总在海上执行任务,一场篮球赛从年初打到现在还没打完!”

战舰一年在海上航行的天数,是衡量一国海军战备训练强度的标尺之一。

在航海日志上看到:“福州舰”今年已航行127天,“温州舰”是146天,“马鞍山舰”则创造了191天的新纪录……

这一数据,已超过了世界海军强国的平均海上航行时间。

一声长笛,“马鞍山舰”解缆再次起航。谁能想到,头天下午,战舰才靠上码头。

“马鞍山舰”副舰长董谦说:这些年,除了两次参加亚丁湾护航,他参加的海军级别以上重大演习任务已有10多次,亲手发射出的导弹有10多枚。

实战淬火,百炼成钢。去年,东海舰队有200多名师旅团指挥员军事训练等级达到优等,115人被评为全军、海军优秀指挥军官和参谋人才。(柳刚特约 方立华通讯员詹克加)

声音

制度设计:耗人心血,但管长远

——东海舰队政治部干部处处长范志平谈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路线图”

问:古人云,闻鼙鼓而思良将。指挥下一场战争的联合作战指挥员,究竟该是什么样?

答:要给联合作战指挥人才画张“标准像”,不空泛、不抽象,挺难。舰队党委以外军为坐标,反复斟酌,集智勾勒出联合作战指挥人才的基本“脸谱”:精军种,通三军,懂信息化。寥寥10字,直指联合作战指挥人才素质核心。

问:能具体再阐述一下这10个字含义吗?

答:我们专门研究了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履历。鲍威尔上将主要在陆军部队任职。麦克马伦上将主要在舰艇和海军院校。伊拉克战争中,指挥25万联军的美军司令弗兰克斯是陆军出身。可见,美军的联合作战指挥员都是军种“专家”。

在“精军种”基础上,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必须“通三军”,掌握其他军兵种特性,才能有效调度三军。“懂信息化”,就像打通了现代战争体系的“任督二脉”。

问:请您介绍一下近年来舰队在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上的工作举措?

答:舰队传统的培养路径相对简单,副部门长-部门长-副舰长-舰长,这显然不符合联合作战指挥人才要求。为此,舰队党委把目光瞄向世界,设计出一张人才成长新“路线图”。按照“信息主导、任务牵引、超前培养、系统建设”的思路,我们对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基本能力要素进行细化量化,制定实施了舰艇长、飞行员等8类重点人才建设专项计划。有了这条科学的成长路径,不同专业、职级的指挥员发展方向更加科学合理。

问:在培养探索实践中,舰队取得了哪些经验?

答: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不能简单靠“伯乐相马”,必须依靠科学的制度保障。制度是理念的载体,最能考验一个单位思考问题的深度和处理问题的水平。建立科学完善的制度,耗心血,但管长远。

这些年,舰队党委先后出台了《关于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的措施》等10余项制度,涵盖培训交流、选拔任用、考评认证等全过程。正是因为沿着制度化轨道,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工作实现了健康持续的发展。

问:下一步,舰队还要在哪些方面进一步完善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举措?

答: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是项系统工程,不能一蹴而就。未来,舰队将在三个方面持续用力:首先,要进一步健全完善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机制,探索建立联合作战知识学习考评制度、联合作战指挥岗位任职资格制度。其次,要持续扩大跨军兵种交叉代职任职规模,多安排有潜力的干部到联合指挥机构、到作战部队经受考验锻炼。第三,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对象数据库,实行动态跟踪,在关键岗位重点考察,调整使用优先安排,不断壮大联合作战指挥人才群体。(夏阳、特约 方立华整理)

他山之石

外军如何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

土耳其、埃及军事院校从上尉军官即开始进行联合培训。加拿大军队从生长军官起实行陆、海、空军学员同校培训。英、德等西方国家军队联合指挥与参谋培训,大多是从少校军官开始,平均年龄约30岁。

外军一名优秀联合作战指挥员的成长,大约需要25年左右的时间。美军海军驱逐舰舰长大多需要10多个岗位的任职经历,美军联合指挥军官要经过初、中、高三级院校6次培训,其中至少有一次联合参谋培训、一次联合指挥培训,才有晋升为高级联合指挥员的机会。(董文武、曾 清辑)

鹿晗变身驻唱歌手李晨遭应采儿嫌弃

不良少夫正文第二十一章赢你一刻钟

倪萍变老认不出倪萍陈凯歌分手因陈红插足倪

鹿晗变身驻唱歌手李晨遭应采儿嫌弃
不良少夫正文第二十一章赢你一刻钟
倪萍变老认不出倪萍陈凯歌分手因陈红插足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