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万古邪帝第89章凶名赫赫阳朔上

2020-01-24 21:48: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古邪帝 第89章 凶名赫赫 阳朔 (上)

河西走廊上,多了一路庞大的队伍。

这只队伍护送的不是商队,因为这个队伍里只有八辆马车,组成队伍的主要群体也并非喜闻乐见的护卫,而是唯恐避之不及的河西盗。

此刻,数百河西盗,人生头一次当起了护卫,任劳任怨地护送马车,朝河西走廊的另一头行去。

有商队碰到这支队伍时,险些吓哭,不过见这帮熟人目不斜视地从自己身旁经过,甚至见到自己这边吓趴下的护卫,还好心给扶起来,心中登时充满惊愕。

这不是河西盗么?

而当河西盗碰到这支队伍时,几个在三百里河西盗里尚有些小名气的,便会走出队伍,双方交谈一番后,或因众当家全死屁滚尿流逃窜,或因心有野心发起进攻。

但有进攻者,七轮弯月便会出现,收割一拨尸体后,剩下的再屁滚尿流,狼狈逃窜。

队伍走得很慢,因为老板大爷吩咐了,这一路若车里的人痛吟一声,便让弯月再现一轮,于是乎,这帮河西盗恨不得自己趴在路上,让车轮碾过。

三天时间,队伍走了六十里不到,尽管邪天丝毫不吝啬元阳,但八个差不多死去的人,至今仍未脱离危险,有的甚至随时可能丧命。

邪天不懂医术,他只能感应外人体内元阳的变化,八人中,薛旭成与小马哥的状态最好,因为他们的致命伤是软剑造成的,伤口狭小,最严重的是薛旭成不顾自身安危,强烈要求邪天救活的小九。

小九的箭伤虽未伤及心脏,可箭伤实在太大,血流殆尽,本命元阳奄奄一息,随后有可能溃散,邪天将小九的情况告知薛旭成,薛旭成哀声一叹:“只有靠他自己的意志力了。”

“小九是谁?”

薛旭成沉默片刻,缓缓回道:“刀魄门门主莲成的儿子,莲小九。”

邪天沉默了很久,问道:“温水怎么会让他来?”

“我刀魄门上下俱是亲人,没有亲疏之分。”薛旭成有些感慨,唏嘘道,“本想保小九一命,结果……”

邪天点点头,认真道:“我会尽力。”

“谢谢。”

邪天钻出马车,正要抬头看一眼深秋的太阳,就听得贾老板惊喜若狂的声音响起:“小马!小马!”

邪天微微一笑,加快脚步朝前走去,不过才走几步,他就突然转头,血眸中掠过一丝惊喜。

“聿聿聿!”

一匹火红如血的小马,出现在队伍的身后。

“让开!”

邪天冷声一喝的同时,人也朝后方冲去,河西盗大惊,连忙闪开,来不及闪开的索性直接爬在地上,心想被邪天踩一脚,总好过看月亮。

历经奔波的小马,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登时蹄下生风,须臾之间跨过数十丈,在邪天面前双蹄一扬,兴奋嘶鸣!

人头马首互相摩擦,传递着彼此心头的重逢之喜,不过小马心里有事,摩擦了一会儿便瞪圆了马眼,疑惑地瞅着邪天。

邪天也是一呆,搞不懂出了何事,就在此时,贾老板的声音再度响起:“小马!哈哈,你终于醒啦!”

好嘛,前几日就听得有人叫本马爷的名讳,今日终于逮着正主了!小马连打两个响鼻,嗖嗖地跑到头一辆马车旁,将硕长的马脸探进了车窗。

小马哥悠然睁开了双眼,待视线清明,就看到一张无比真实的马脸,当即虚弱地哭丧道:“牛头马面……完了,还是死了,小祖宗也救不活我啊……”

“哈哈,小马你说什么胡话!”

小马哥偏头一瞧,乐了:“贾老板,原来你也死了,我简直太开心了!”

贾老板脸色一黑,尴尬笑道:“哈,是啊,我们两兄弟又能一起闯荡了!”

“闯荡之前,能答应我一件事不?”

“别说一件来膈应我,说十件!”

“就一件!”小马哥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竟撑起了身子,盯着贾老板一字一句道,“我的大爷,麻烦你以后别装逼了好么,这里可是地府,更难混……”

听着马车里传来的奇葩对话,邪天会心一笑,将小马牵开后钻进马车,感应了下小马哥体内的元阳状态,说道:“再有几日就能走路了。”

邪天的出现,让小马哥惊喜之余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没死,因为在他心中,杀神邪天绝对不可能死。

随后,情绪激动的贾老板,绘声绘色地说起三日前发生的事,听得小马哥双眼放光,听得周围的河西盗一身冷汗,仿佛又在地狱里滚了一圈儿。

不过这仅仅是开端,随着时间推移,刀魄门弟子也逐渐醒转,每醒一个,贾老板就会将邪天大杀四方的事说一遍,当除了莲小九之外所有人都苏醒时,不堪贾老板折磨、选择自杀解脱的河西盗,有两位数之多。

本来这些刀魄门弟子醒来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小九的情况,结果被贾老板这么一弄,个个变得目瞪口呆,邪天不是刚突破内气境一层么,怎么可能瞬杀河西盗八位当家?

这一点别说他们,就是薛旭成也非常好奇,趁邪天扶着自己走路的时候,薛旭成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头疑惑,邪天想了想,答道:“我吞噬了黑水的先天内气,所以我能暂时动用这些力量。”

“吞噬内气?”薛旭成很是惊愕,忽然瞳孔放大,越发惊愕道,“黑,黑水?”

“白衣黑水。”

薛旭成眼珠子一翻,毫不犹豫地昏死过去,等他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赤霄峰不会放过你--我们的。”

邪天想了想,将黑水与谢帅修炼吸星大法的事说了出来,薛旭成眼睛一亮,却霎时变暗,摇头道:“没有证据。”

“证据……”邪天点点头,黑水已经死了,唯一的证据就是逃走的谢帅,要证明黑水死有余辜,必须找到谢帅,想到这里,他说道,“我会找到证据的。”

薛旭成怪异地瞅了眼邪天,好半晌才问道:“你是不是也修炼过类似的功法,否则怎么可能吞噬黑水的先天内气?”

其实薛旭成最想问的是,你区区内气境修为,怎么可能承受暴戾的先天内气,不过这个问题太过敏感,虽然二人算是生死之交,也交不到探寻对方隐秘的程度。

“不是功法。”邪天只是否定了薛旭成的猜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转而说出了自己这几天思考的内容,“若你们不反对,我会把们送出边境,到了楚国那边,就没什么危险了。”

薛旭成点点头:“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只希望来得及。”

“来得及。”邪天没有多说什么,让薛旭成好好休息,便钻出了马车。

贾老板三人组正坐在第一辆马车前聊天打屁,俱是一脸yin荡的笑意,但不知说到了什么话题,三人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邪天好奇上前,问道:“怎么了?”

“哎,邪天,这次的事,怕是有点大啊。”贾老板愁眉苦脸地叹道,“杀了禁卫不要紧,要紧的是我骂了皇帝,这下就算皇帝不打算要金子,也一定会要我的命了。”

邪天瞥了眼三人,笑道:“骂得好,不用担心,过了边境就没事了。”

“关键就在这里。”以为邪天打趣自己,贾老板更愁,五官都挤作一团,“受伤的人太多,而且我们的速度实在太慢,这都快十天了,河西走廊还没走出去,哪儿跑得过那帮马夫!”

贾老板口中的马夫,便是宋国的皇宫禁卫,要说恨,他最恨的不是河西盗,而是禁卫,因为让小马险些挂掉的罪魁祸首就是他们。

“你们不会有事。”

邪天给出了承诺,将甄小二叫到一旁,贾老板见状,对小马哥唉声叹气道:“小马啊,你说……咦,又是你这匹马,我和你不是很熟啊!”

小马哥疑惑地瞅了眼凑过来的马脸,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甄小二很幸运,因为他总是笑脸迎人,而且毫无修为,所以河西盗基本无视了他,这是他完好无损的原因。

不过面对邪天,他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僵硬了,不仅仅是因为邪天展现出来的比杀神还恐怖的实力,更因为他曾经收过邪天两张百两金票。

经过十天的相处,他总算明白了一件事--贾老板之所以是大爷,是因为邪天和他关系最好,那么自己身为贾老板的小二,收了老板的老板两张金票,这貌似是找死的节奏。

看着甄小二哆哆嗦嗦取出所有金票,邪天疑惑道:“我不要钱。”

那就是要命了,甄小二笑着哭了,万念俱灰之际,却听得邪天说道:“你很会做生意,如果你不想离开,到了楚国请尽力帮贾老板,他对生意一窍不通。”

值此危亡之际,我甄小二就临危受命了!甄小二愣了半晌,登时泪流满面,朝邪天躬身一拜:“敢不从命!”

又过了两日,昏迷近半月的小九终于苏醒,看到下山的十二人,如今却只剩七人,小九眼圈儿登时红了,薛旭成赶走了又打算讲故事的贾老板,柔声安慰道:“别太过忧虑,一切等你身子好起来再说。”

“师兄,我要报仇……”

“无论报仇还是死,我们都一起。”

邪天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对刀魄门的好奇越发浓郁,他实在是想知道,在这片杀戮、欺骗、无情的天地中,为何会有如此奇特的门派,为何这个奇特的门派里,都是些奇特的人。

也正是这种奇特,罕见地让邪天生出一种冲动。

“你想报仇?”待众人散去,邪天钻进马车,看着小九轻声问道。

小九疑惑道:“是,可是……”

“我会带你去报仇。”邪天非常认真地说完这句话,跳下马车。

“可是,你,你是谁啊……”

ps:求票票求收藏~~~~~~~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挂号
贵阳治白癜风的好医院
山东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佛山诊治白斑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