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逍遥军医 第1637章 扔出去

2019-10-12 20:04: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军医 第1637章 扔出去

林元正跟牟天博给挤到一起,两位渝庆的商界大佬可能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几乎面贴面了,林元正还客气:“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牟天博毕竟在海岛上已经见识过一回枪林弹雨的场景,这次就有diǎn老资格的伸脖子:“怎么回事?!怀璧其罪的道理不懂?!安保怎么做的?!这个项目不就完全泡汤了?”

巴克也纳闷极了:“四十多个人呢!原定只有十来个加本地安保的,现在又增加了三十个高手呢……”他在跟娜塔莎对眼色,示意大门那边,长腿妞已经抓了桌上的那瓶红酒蹲在门边,巴克在桌上只找到个红酒开瓶器……

被拉过去跟林东和吴梦溪他们挤在一起靠紧墙边的黄丽玲却怯怯的开口了:“那……那不是,阮……好像是叫阿勇……”説到这里,岳兰混血姑娘都要哭了:“他们跟我来的!”

林东吃了一惊,吴梦溪会笼络人,伸手一把就抱住了黄丽玲:“不怕不怕……怎么回事?”

黄丽玲伸头再看看台上,确认的diǎn头:“哥哥的朋友,前天找来説想一起来看看的,今天他们有四个人跟我一起来的

,我们走的后台家属通道……”説到这里哇的一声就哭出来!

吴梦溪好像在哄小孩子一样:“三个,还有一个呢?”

黄丽玲泣不成声:“我也不认识,还没进场,好像説去喝杯咖啡什么,就走开了……”

林东跟巴克面面相觑,大少爷脸上惭愧极了,巴克却给他示意眼色去安慰老婆:“没事……这里已经控制了三个……”抓起通知:“可能是岳兰籍劫匪,现在初步可能还有一人……”

一边説巴克对娜塔莎diǎndiǎn头,自己就移动向门边:“我出去看看……”这时正好经过门边另一侧的怡南,巴克小声叮嘱妹妹:“陪嫂嫂一起照顾好爸妈家人,不要出去!”

十六岁的少女坚定的diǎndiǎn头,巴克还转头对家人们做个鬼脸:“很快就能解决!”一片身溜出去!

伍曦和林东跃跃欲试,被娜塔莎不屑的撵回去:“这种场面,你们不要添乱,好好照顾人!”

好在伍曦出来玩,很少带老婆,只是摸出问自己那几个伴当。

可这时候频道里面传来一声对巴克的否定:“老板!我们在外面就起码有遇见三个枪手,还有拿冲锋枪的!见鬼了!这是什么人!”

巴克论述情况:“可能是跟随某位公司高层岳兰籍家属进来的,后台家属通道进来了四人,应该都是岳兰人……没有金属探测器么?”

金雕们叫苦不迭:“有啊!怎么回事?我们可都挨个检查了随身携带……”

一名尖子生冷静:“香港一直以来就有不少岳兰难民停留,就跟我们前几……嗯,某些南亚非法移民一样,他们在香港干最底层的活,有可能在我们接管场地之前就把枪械运进来藏匿了!”

巴克认可了这种説法,现在的形势就非常清晰了,十九名场地内的安保已经基本控制场面,能够威胁剧场内部的只有可以俯瞰的包厢二层,和直奔舞台的后台通道,就跟躲在幕布后面的那名尖子生一样,还有三名持枪的安保躲在幕布后,现在他们成了场内安保和宾客的外围第一道防线,隐藏防线。

而外围从停车场、展馆中心台阶进出口等方位还有二十来名安保,不过为了保持高档拍卖会的气质,也出于对国际化大都市香港的信任,并没有荷枪实弹,只是做了简单的金属探测门检查就放宾客进入了,现在反而是他们遭到比较激烈的突然袭击!

两名本地雇佣的安保人员在后台附近的停车场遭到枪击,被抢夺去了一支左轮手枪,一名金雕也受伤,不过他立刻反击射中一人,接着好几名外围的金雕包围过去协助他压住了对方,看起来对方并不是仅仅是四个人跟随黄丽玲进入会场那么简单,还有一组人在外围接应或者説准备交通工具,企图快速抢劫以后马上撤离!

轻敌了!

总体来説还是轻敌了,因为之前几天面对南亚裔伪钞集团的行动过于轻松,轻松得没有遇到半diǎn抵抗,加上在香港行动考虑到这座城市的执法权跟一贯的治安好口碑,从金雕到巴克都有些轻敌了!

却没想到这座城市可历来都有各种大型劫案和枪击案,作为周围国家都是比较复杂的东南亚局势,城市内又有大量来自东南亚各国的难民非法滞留人员,那些港产片里面的枪战可也不完全是杜撰的啊!

香港的岳兰帮可从来都是地下帮派里面比较狠辣的!

对于这么大场面的拍卖会,警方是派了几名警员到场的,但现在看起来似乎维护交通秩序的作用更多一些,巴克吩咐留守在安保公司总部的人员立刻报警,并携带急救包、公司留存的枪支装备到现场来,这边……嗯,也不需要他指挥,安保们已经开始封锁住会场,清查可能的岳兰籍人员,然后对后台进行封锁。

这个时候去房间众多,杂物众多的后台做挨个清理是很不明智的,毕竟人手只有这么diǎn,防守有余,进攻就算了,但外围的安保们除了守住各个进出口,全部朝着停车场靠近,协助那里的伤员。

走出房间的巴克其实除了监控一下左右几间vip包厢,就是为了避开家人,不让家人听见外面局势如何,免得担心,只要不爆发太过惨烈的局面或者爆炸,这个包厢还是安全的,起码自己站在外面来就能守住这条通……正在拿着跟里面通话频道交流的巴克突然就听见通道上有脚步声,左右两侧的包厢看起来还是懂行,除了有一扇门悄悄打开一条缝观察外面,其他都一动不动,买vip包厢的都是巨富,多半自己带了保镖,而且这种局面不明的情况与其説贸然出来,不如躲在房间里面防守,专业人士的思路应该跟巴克他们都是类似的。

巴克弯腰用手势示意对方关上门,对自己的轻声:“我在包厢通道……有人在接近包厢,谁?”

通话系统里面顿时就安静下来,刚才还有diǎn调侃放松气氛的语调顿时变成职业的简短回应:“没有!h组后台警戒……”

“d组在大门内侧……”

“大量媒体听见枪声正在躲避中试图靠近……”

“警察已经过来跟c组接头了解情况,他们説特别行动队已经得到通知正在出发?sdu是个什么鬼东西?”

另外一组华裔尖子生帮巴克解答了“sdu就是香港警方的特警队伍,飞虎队。”

巴克没参与这样的对话,因为略带弧形的通道上,对方鞋底脚掌在这种高级公共空间的塑胶地面上发出了吱吱的摩擦声,略显细碎,表现出行动人的焦急或者慌乱,如果是普通买家或者躲避混乱的,一定会伴随diǎn敲门喊声之类,而这里什么话语声都没有,只有脚步声……

巴克贴墙直腰,顺着弧形的墙面慢慢的移动脚步,这里有个凸起的半圆柱状,可以勉强遮挡身形。

但巴克没有探头去看,这种浅白色静谧的通道环境里,稍微一diǎn动静,都能引起瞳孔周边的散视视觉神经敏感,左手关闭了稍微有diǎn喋喋不休的揣进牛仔裤兜里,右手手指分开了设计简洁的金属红酒开塞器,把那螺旋头的尖嘴凸起到手指前……

当那脚步声终于急促的移动到柱子边的时候,巴克突然一个前滚翻把自己的身体收缩了扔出去!

酒泉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朔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百色癫痫病
酒泉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朔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