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BBC专访小钢炮艾伦赛场无兄弟从不后悔所言所行

2019-04-03 04:39: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TOP147讯 2013斯诺克世锦赛即将与4月20日拉开帷幕,而开赛前“北爱小钢炮”艾伦则和BBC体育记者作了一次深度访谈。一向谈吐犀利的艾伦笑称自己需要“谨言慎行”,却依旧泄漏对过去所言不曾后悔。

在采访期间整整45分钟里马克-艾伦嘴角的笑意都没有消退过——那种渴望泄漏更多却深知后果因而欲说还休般意味深长的笑:只因可能的罚款、遭到口诛笔伐,以及那些老派斯诺克拥趸的碎碎念。

老派斯诺克?难道那些口口声声喊着“绅士斯诺克”的人们所指的就是黄金年代里曾威胁要谋杀球员的亚历克斯-希金斯、吸食可卡因桑本和柯克-史蒂文斯、打假球的皮克-弗朗西斯科、赛前狂饮24品脱酒的比尔-温本纽克、和向八卦小报兜售风流段子的托尼-诺尔斯吗?难怪,难怪当时史蒂夫-戴维斯能叱咤风云赢遍所有比赛。

就整理当代体育界风气而言,也许没有人比艾伦更尽力了。伪善者不断抱怨“斯诺克已无精神可言”,而北爱小钢炮开口凡有任何争议性的言辞却被他们告诫“趁早闭嘴,休得混淆视听。”

“那种声音一直在我脑海里,让我噤言。”世锦赛夺冠热门之一艾伦这样告知BBC体育的记者:“斯诺克里忌讳很多。但我觉得如果一切都被压而不谈,这项运动很难进步。”

艾伦的“不当”举止包括在新闻发布会说脏话,并在那次发布会上直言台联掌门人巴里-赫恩该下台;2012年海口世界公开赛时批评中国的赛场环境,虽然他在最后赢下了冠军;以及去年世锦赛在克鲁斯堡指责中国球员比赛时有犯规不言的行为。

上述最后一项让艾伦收到了1万1千英镑的罚单,虽然BBC解说特瑞-格里菲斯指出在世锦赛上击败艾伦的曹宇鹏也许确实该在裁判忽视时主动提出犯规罚分。对于这些纷争艾伦都毫无悔意,包括和中国相干的那些言论。然而在风口浪尖之际这位年轻人还是少给自己惹些麻烦的好——下个月艾伦就要步入婚姻殿堂了,少一份罚单皆大欢喜。

“去年我大概光交罚款就掏了近2万英镑。”这位27岁的小伙子说道:“当你输掉一局比赛时,人们还要求你坐在麦克风前回答各种问题其实挺不容易的。我倒是愿意有什么说什么,但是渐渐觉得自己似乎变成了台联的替罪羔羊。在台下,我的很多观点都被其他球员所认同。不幸的是,有太多人胆小如鼠,故而噤若寒蝉。”

艾伦还指出,他和一些球员的小口角被记者们刻意曲解放大。乃至一些已转行成为斯诺克解说的退役球员也对夸大报导津津乐道,而艾伦认为他们早已和这项运动失去了当初紧密的联系。

“一些评论员根本就是想尽方法胡扯。哪怕是今年3月我成功卫冕海口世界公开赛的时候,他们也能重新提起那八竿子打不着的和宾汉姆的口角事件。我和宾汉姆没有矛盾——我说过他没种,他赢下几个冠军以此证明我错了。以后我们一起喝过酒,也一起吃过饭。”

“有时我甚至怀疑某些退役球员从前是怎样赢的比赛的,他们谈论这项运动的口气使人费解。他们总是固执己见,而运动却在不断向前发展。他们若和现役球员交锋,恐怕凶多吉少。”

正是这样的谈话让艾伦“真性情”的一面得以流露,直爽如他还泄漏说,并非每次失误都源于静电——而一些解说却总在比赛中试图说服观众们相信这点。艾伦却直言不讳:“其实只有相当少的失误是由静电引起的。我不知道他们为何要那样说,可能已成习惯吧。又是我们进攻失败,只是由于那一杆打得很糟糕。”

艾伦称虽然自己与大多球员都将心比心,却认为有不少选手人“太好了”。“斯诺克界有太多好好先生了,我觉得赛场不该如此。”世界第六艾伦坦言在对手有一定优势的情况下,他只会更专注于比赛本身,因为赛场无兄弟。

“看看拳击运动,比赛双方热身时可以互开轻松的玩笑,观众们对此也脍炙人口。但是斯诺克中不可以,斯诺克的竞技精华在于客观专注,而球员们却屡屡被赛场之下的情谊所牵动,像观众那样容易动情。”

艾伦承认自从2010年赫恩接收斯诺克运动后,球员们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全职”斯诺克球员,而这也促进了这项运动的发展。然而——相信此言并不意外——艾伦同时也认为赫恩做得有些过火了。

首先,下赛季的赛历将覆盖50周27站赛事,不断扩大的赛程意味着艾伦等球员需要在克罗伊登公园(冠军联赛举办地)这样的地方待更多时间,为了一点微薄的奖金和积分而参赛。

下赛季起128位职业球员将在8站大型赛事中共同从首轮开始作战,这意味着排名前16球员不再享受32强的保底优惠。“我付出不少努力才来到现在的排名。”艾伦说,“还有些球员保持了十多年TOP16的排名,如今他们却要从第一轮打起,没有电视转播,没有任何奖金的保证。顶尖球员们理应得到一些保护或优待,而这样的体系下我们却一无所获。”

赫恩对此的看法是:“不论他们喜欢与否,球员们都会被带到应许之地,由于摩西正在以空前的速度破浪前行。”艾伦则说:“对巴里(赫恩)来讲一切都可以是个玩笑——谁让他具有51%的股权呢。”

赫恩相信赛程的扩张正意味着斯诺克的进步,而艾伦则认为奖金的提升幅度与增长的旅行费用功过相抵,尤其是如今5站排名赛在中国举行。“以酷爱的事情为生是幸福的,但是我没有安全感。如果我在中国的第一轮比赛中就出局了,大概也要为各种账单而头疼吧——而我还是世界排名第六的球员。自从赫恩掌权以来,相干费用上涨了最少有三到四倍。如今斯诺克在中国这块倾注了太多,想一想情势有多不稳定性——如果那儿的赞助商们取消了资助,斯诺克运动不就深陷泥潭了吗?”

“在英国,斯诺克上上下下都难掩颓势,球房俱乐部成片倒闭,有天赋的球员不再涌现,因为人们都已经不再打球了。”作为一个再三强调自己需要谨言慎行的人,艾伦或许仍说得太多了。但如果把艾伦排除在外,从其他众多球员口中所能听到的,大概也只是众多的空谈吧。(TOP147 眼花)

生殖器疱疹要治多久才会好
江门最好的男科医院
羊癫疯有哪些治疗的好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