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神舵第二十四章彼岸花开四

2020-01-24 17:08: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舵 第二十四章 彼岸花开(四)

叶铭的体内,确切的说,是在叶铭大脑中的某一处,一朵散发着淡淡光芒的紫金色花朵,缓缓地转动。

一个淡淡的身影,忽然凭空出现在那朵花的上空!

这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须发皆白,一身青袍宛如天道神君,显然也是一个久居高位的大人物。

“十万年了!”鹤发童颜的老者,看着已经越来越虚幻的身体,止不住的仰天长叹。

单手轻挥,叶铭的记忆瞬间出现在老者的眼前,而我们得主人公,叶铭,还依然陷入深度的昏迷之中。

“重情、重义、敢于担当。”

“咳咳咳···”老者猛地咳嗽了几声,脸庞瞬间呈现出不正常的潮红色。

“恩,还算不错!只是这资质,差了点!”

“咳···”

“只是,有了它,这一切,都不是问题!”老者爱怜的看着脚下缓缓转动的紫花,似乎陷入了沉思。

“彼岸之花,万年结果,印证天命,逆天而上!既然你的选择了他作为你的下一任继承者,落地生根,那么,老夫也替你欣慰!”

“罢了!想老夫纵横一生,却到头来为他人做了嫁衣裳。哎···”

“咦!”看到叶铭记忆中的地球,老者忽然神情一滞!

“好熟悉的感觉···到底是哪里呢?”轻轻拍着额头,老者的身体,缓缓地消失不见。

“叶铭!”安微抱着叶铭,轻声呼喊着他的名字。

“咔嚓!”

“咦?”看着脚下冰雪化成的地面,居然被自己踩出了一个一个脚印。

周一山的惊呼声,吸引了安微的目光,顺着周一山的目光看去,看到了地上那个浅浅的脚印。

安微一愣,忽然站起身,盯着远处岩浆的交汇处,虽然岩浆已经退了回去,但是那里,任然可以看到,淡蓝色的冰雪,在缓缓地融化。

“冰在融化,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蹲下身,周一山赶紧扶起叶铭的身体,慢慢地放到安微纤细的背上。而好巧不巧的是,叶铭的脑袋歪下来,刚好亲到安微的下巴上,如果安微稍稍转动一点头,两人就可以直接来个亲密体位的kiss了。安微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后面,就连脖子也跟着红突突的。

周一山也发现了安微的窘态,悄悄地在叶铭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要不,换我来吧!”周一山有心打圆场。

他这不说还好,一说,不是直接坐实了他看到自己的窘态了么!

安微狠狠地瞪了眼周一山,“废话真多!”

说罢,甩开脚丫子,飞快的向着前方奔去。若是以他们现在的状态,冒冒失失的原路返回去,说不定还没有走到一半儿,就碰到岩浆涨起来,她可不敢保证,能像叶铭一样,顺利的冲出去。

倒是周一山,有些意外的看了眼安微,没想到纤细的妹子,居然也能有这么大的力量。叶铭一米八几的个儿,少说也有一百三十多斤,背在安微的背上,她居然依然能够平步如飞。

虽然两人都有异力在身,安微也使用了巨力加持,但是连续奔跑了数里不显疲态,这就非常人能有的体质了。

两人交换的背着叶铭,几个小时,少说也跑出去了七八十里地,眼看着已经到了冰塬的边缘。

“那是什么?”眼前出现的一幕,忽然惊呆了一直蒙头赶路的二人。

只见前方七八里之外,忽然出现了一道悬崖,悬崖上,长满了稀奇古怪的植物,而在这些植物间,隐约可以看到,形似猴子在植物间跳来跳去。

只是,这些动物,却呈现诡异的血红色!

“能查看到它们的属性吗?”周一山背着叶铭,看着前面的安微。

安微轻轻摇了摇头,“距离太远,查看不到!”

“要不要走近些?”

“目前还是不要了,”安微看了眼依然昏迷的叶铭。

“我们还不能冒这个险,等叶铭醒过来再做决定吧!”

周一山找了块平整点的地面,两人搀扶着将叶铭放了下来。

“叶子,你可要快点醒过来啊,我们的食物,顶多只能再坚持三天了啊!”周一山拿出一块牛肉,舔了舔嘴唇,又撕下一半儿放进袋子里。

“不知道秦建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周一山有些神伤。

一起出来的时候,有一百多人,因为一个姚大元,足足死去了几十个人。

帝皇号,更是成为了他们的坟墓。现在,他们也只能祈祷白浩和秦建他们能够幸运一点!

“已经四天多了,等不到我们回去,我估么着,秦建他们应该也要离开了!”

“嗯,跟我们分开来,或许他们能够幸运一些!”安微也有些神伤。

周一山也知道安微心里在想些什么。

的确,他们小队是遭受了几次灭顶之灾,不论是姚大元事件还是帝皇号,对他们的打击都是毁灭性的。

“放心吧大嫂,只要叶子醒过来,再大的困难,咱们三个一起闯!”

安微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周一山的那句大嫂,只是,一脸平静的将一块块牛肉塞进嘴里……

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虽然不明白她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但是无论如何,心里还是记挂着她的安微的。

远处不时传来奇怪的吼叫声,虽然是在地底世界,但是因为折射还是什么,这里并不黑暗,只不过是比外面的白天暗上了一点点罢了。

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默默的想着心事。

“对了,怎么没有听你说起过你的家人?”安微有些奇怪周一山。

“呵呵……跟人跑了呗!”周一山摇了摇头,自嘲的一笑。

“那个,不好意思啊!”安微歉歉的笑笑!

“没事,我这人抗高!”

“抗?”安微一愣,没有听懂周一山在说什么。

“嘎……”

“那个,抗呢就是……就是……”周一山搓了搓手,不知道咋跟安微解释。

“游戏?”安微无奈的摇摇头。

“啊,对对对!”

安微看着周一山,微微笑笑。

她也没有发现,原来周一山也有这样的境遇。看他整天乐呵呵的,还以为他天生一副没心没肺呢。

原来,是将所有的东西都埋进了心底。

“每个人,都有心底不愿触及的痛,也有不愿人知的伤!”

只是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躺在地上的叶铭,眉头微微皱了皱!

太原煤气化职工医院
重庆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大同牛皮癣医院排名
榆林能治妇科的医院
台州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