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穿越互助群 第425章 惨烈!胶着!

2019-12-09 10:41: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穿越互助群 第425章 惨烈!胶着!

滋滋滋!

伴随一阵阵浓烟的冒起。

十丈长的金色长枪很轻易的就扎透了血骑兵上空的血气罩。

噗噗噗,悦耳的入肉声中,上百名血骑士被长枪洞穿,当场毙命,附着而上的金炎蔓延开来,直接将血骑士的尸体烧了个精光,化作一地的灰烬。

威利仿佛没看到一般,冷静的指挥,集结着有点分散的骑兵阵营。

“血箭,放!”

骑阵刚一恢复,威利血色眸子一冷,取弓搭箭,左右开弓,朝符甲骑兵阵营方向,连射了十数箭。

麾下的七千多血骑兵动作也不慢,紧随其后,纷纷挂枪,取弓搭箭。

咻咻咻!

铺天盖地的箭雨落下,这些血箭,又密又快,速度比之前竟快了一倍不止。

威力也是倍增,符甲骑兵的金光罩只挡下一半,另有近一半,一万多支血箭破开金光罩的防御,透射了下来。

一千符甲骑兵挂刀取盾,一面面金色的盾牌浮顶而起,将血箭挡下。

然而,还是有一部分符甲骑兵的反应慢了一拍,没等骑盾举起,密密麻麻的血箭就射落了下来。

仓促间,这些骑兵只能凭手中斩马刀劈斩,抵挡来袭的箭矢。

可惜,血箭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双拳难敌四手,一些修为较低的符甲骑兵还是被射中了。

噗,一枚血箭穿透了符甲,没入了一名符甲骑兵体内。

符甲骑兵身上的符甲防御强度明显要远高于血骑兵的血甲,血箭没入符甲骑兵体内一寸后,力道便被抵消,嵌在了皮肉里。

原以为自己必死的符甲骑兵一怔,接着大喜。

只是,这种喜悦在脸上并没有挂多久,就变成了一声凄厉的惨嚎。

符甲骑兵中箭部位,弥漫起一股腐烂焦臭的气味,嗤嗤的声响中,明显可以看到符甲下的血肉上鼓起一个接一个的黄绿色的小水泡。

就好像是被硫酸给浇淋上了一般。

“啊!”

符甲骑兵痛的大叫出声,一头从马上栽了下来。

不仅是这名符甲骑兵,其余中箭的三十多名符甲骑兵也一样,身上中箭部位全都鼓起了一个个黄绿色的水泡,有腐烂焦臭的气味溢出。

中箭的骑兵非常痛苦,一个接着一个惨叫着摔下马来。

临近的符甲骑兵纷纷拽拉缰绳,策马避让。

“啊,好痛啊

,救我,救救我!”

“杀了我,快,快杀我,好痛苦,好痛苦啊,杀了我!”

……

三十多名中了血箭的符甲骑兵满地打滚,浑身上下,弥漫起腐烂焦臭的气味,那些黄绿色的小水泡,扩散速度非常快。

符甲下面的身体几乎瞬间溃烂,脸上满是密密麻麻凸起的小水泡,非常恐怖骇人。

就在这时,轰轰轰,接连的炸响声中,一个接着一个中箭的符甲骑兵,整个身体爆裂开来,化作了一团团焦臭的黄绿色雾气。

这些黄绿色雾气具有强烈的毒性以及腐蚀性,一触到皮肤,皮肤上立刻冒出嗤嗤嗤的声响,鼓起一个个的小水泡。

附近的符甲骑兵,纷纷中标,难以忍受的疼痛让他们忍不住惨叫出声。

然而不叫还好,这一叫,黄绿色的雾气立刻灌入口鼻之中。

与此同时,露着盔甲外面的眼睛也受到雾气的侵蚀,变得通红,并有蚂蚁钻心的疼痛,豆大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溢出,近百的骑兵惨叫着跌下马来。

威利一马当先,领着一队百人的亲卫血骑士杀了过来,毫不在意地穿入雾气中。

血骑士不仅不惧这些黄绿色的雾气,在雾气中,反而如鱼得水,一缕缕黄绿色雾气被他们引动,缠绕在骑枪上,增加了骑枪的腐蚀穿透力。

血骑士胯下的变异战马同样行动自如,在黄绿色的雾气中穿梭,奔行,显然也不怕这些腐蚀雾气。

骑枪挥舞,刺击,在血骑士的攻杀下,一个个符甲骑兵倒下,半空中,飘起一蓬蓬的血雨和残肢断臂。

黄绿色雾气范围内,刹那间就成了一边倒的屠杀。

符甲骑兵,第一次出现大规模伤亡。

“卧槽,尼玛$%@$%@”

看着精心培养起来的符甲骑兵一个接着一个倒下,赵大山愤怒的爆了粗口。

他不敢怠慢,右手一番,从包裹里取出一杆华丽的法杖。

赵大山手持法杖,口中念诵咒语,随着咒语完成,一道青色的光从他法杖顶端射出,落在了黄绿色雾气中央。

下一秒,青色光芒骤然爆发,化成强烈而刺眼的青色光球。

光球炸开,变作一道强大的龙卷风,龙卷风速度极快,一路席卷,瞬间将区域内的所有的黄绿色雾气吹散带走。

然而,短短的两个呼吸的时间,就有上百名的符甲骑兵被挑杀,挑落马下。

而且,黄绿色的雾气虽然被驱散,但已经被感染的符甲骑兵,依然痛苦的满地打滚,脸上,手上……整个人的身体,鼓起一个个黄绿色的水泡。

虽然心中又是愤怒又是心痛,但赵大山反应却不慢,手一挥,就将这些被感染的符甲骑兵一股脑,全都收进了包裹。

将被感染的骑兵收进包裹后,赵大山松了口气,随即,一股暴虐的杀气冲天而起,他手持法杖,口中快速念诵咒骂。

随着吟唱,法杖顶端,一道道或黄或绿或白的光芒射出,力量增加,防御力增强,速度增快……一个个增益魔法被赵大山加持到已方骑兵身上。

“给我杀,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赵大山瞪圆了双眸,黑亮的瞳孔里一片血红,身上逸散着狂冽的杀气,发出震天的咆哮。

“杀杀杀!”

余下的近九百符甲骑兵,同样双眸血红,他们吼叫咆哮,挥舞斩马刀,策马冲进了血骑士的骑阵。

“死!”

一名符甲骑兵手中斩马刀一撩,格开刺杀过来的骑枪,接着长刀一转。

火线四溅中,锋利的刀锋擦着血骑士的骑枪,划过那名血骑士的脖颈,噗,鲜血飚溅而出,一颗硕大的头颅高高飞起。

加持了各种增益魔法的符甲骑兵,战斗力明显提了一个等级,满腔的怒火,使得他们更加的具有攻击性。

再加上远比血骑士要好的装备,一名符甲骑兵往往能以一敌三,甚至以一敌五,少数修为高深的,更是以一当十,杀的血骑士人仰马翻。

街道上空,充斥着厮杀与喊叫,赵大山率领下的符甲骑兵,如锋利的尖刀,所过之处,成片的血骑士倒下。

然而,这些血骑士也是悍不畏死,只要没有枭首,哪怕是斩马刀砍进身体,搅动切割内脏,这些血骑士也会大叫着将骑枪捅进符甲骑兵的体内。

悍不畏死的血骑士,凭借着人数上的巨大优势,挡住了符甲骑兵的冲杀。

一个接着一个的符甲骑士被挑下战马,随后被数量众多的血骑士淹没。

然而每当一位符甲骑士战死,他周围都会倒下十倍以上的血骑士。

战斗极为惨烈,并且陷入了胶着。(未完待续。)

汕头治疗妇科医院那家最权威

广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长春治牛皮癣三甲医院

温州癫痫病医院

德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儿童退烧按摩手法图
小孩子发烧怎么退烧
五个月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
小孩反复发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