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很bad很sad很drama是什么意思是啥梗怎么来的出处“毕业”

2020-03-29 11:57: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待我长发及腰就娶你——怀化苗族青年农民作家蒲风雅侧记 http://www.frguo.com/ 2015-12-0 湖南作家网

苗族青年农民作家蒲风雅近照

 

岁月在岩石上敲打,我又留长了头发。 一个月以来,苗族青年农民作家蒲风雅在怀化市新晃县中医院时常唱起《千年之恋》,父亲右脑中风左身瘫痪躺在病床上听得悲喜交加,这也是自他于文学院14期作家班毕业后,最能聊以慰藉的歌曲和方式,现年42岁一直未婚的蒲风雅,一头飘逸的长发,几分仙骨柔肠, 父亲枪林弹雨都过来了,希望他挺过中风这道坎儿。

 

贫穷家庭,只能让一个孩子有出息

蒲风雅的家乡米贝苗族乡位于 夜郎故地 新晃县,他在家里排行老八,出生在计划生育刚动员的70年代初。 80年代《乌龙山剿匪记》热播,父亲说有他的影子。 蒲风雅从小听着父亲蒲登高随湘西芷江五区剿匪大队长的祖父蒲地流解放家乡的革命传奇故事长大。初一时,因为语文老师的一次口头表扬,把他引向了文学之路,他成了 范文蒲风雅 。高一时,蒲风雅在《空中之友》报发表了诗歌处女作《听不见的哭声》, 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编排我诗作的是时任责编的著名作家彭国梁。

正当蒲风雅憧憬未来,长他 岁的六哥考上了湖南大学,是喜事,却也是憾事。由于父亲蒲登高当年剿匪落下病根,家庭的重担瞬间压顶,成绩优异的蒲风雅,高中只能辍学。这个世代务农的家庭,并无其它经济收入,蒲风雅只好到处务工补贴家用,帮助六哥完成大学学业,小小年纪在矿山做了岩炮手, 六哥的优秀,是我的榜样,一个贫穷的家庭,也许只能让一个孩子有出息。 说到这里,蒲风雅摸了摸自己的长发, 秉持苗人的淳朴或狂放,我蓄了发,头发可以长,见识不能短。

因为文学,我还收获了纯真的爱情

等到蒲风雅六哥大学毕业,一直到1999年春节过后,他南下深圳,在沙井镇芙蓉工业区一间生产电脑主板的工厂做普工。 没想到沉寂那么久,我还能在高格调诗刊《诗神》发表作品,只要爱文学的心不死,文学的火,一点就着。 在工厂打工没多久,蒲风雅150余行长诗《亲亲土地》刊发于1999年5期《诗神》(现河北省《诗选刊》)。后来,蒲风雅参与编辑厂报,在沿海许多文学刊物发表诗歌、散文作品, 当时的写作对于我来说,除了梦想,主要是稿费,可以多寄点钱回家。

因为文学,我还收获了一份纯真的爱情,但很是不幸。 蒲风雅扶了扶眼镜,有些若有所思,放下一直捧读着的格非的《江南三部曲》, 女孩是厂花哦,倾心于我的文采,她是城里孩子,要命的是,她的父亲有心脏病。 贫寒家境却莫名与心脏病揉成了一个危险信号,加之蒲风雅父亲的病痛又上来,急需 久病孝子 ,他的匆忙回家,女孩也离开了工厂。说到这里,蒲风雅心里突然一震, 哥哥当年领嫂子回家,看到简陋的木房子哭了,我有了阴影,我不能委屈人家,要为她着想。

我的故事,以及爱情在我的小说里

当爱情也有过所谓的风花雪月,还好我找到了文学这份真爱。 为了双亲,为了生计,也为了文学,蒲风雅于2001年1月回乡开办了一间书店,一干就是7年,相当于读了7年的书。路漫漫修远,蒲风雅先后在《诗神》《青春诗歌》《辽宁青年》《深圳青年》《现代青年》《现代妇女报》《中外故事》《声屏花》《创业者》等刊物发表诗歌、散文、小说20余万字。2006年2月,基于南下的特殊经历,蒲风雅开始着手创作打工题材长篇小说《出门在外》, 我的故事,以及我的爱情都在我的小说里。

为了作品不背离现实,我再次南下深圳,边打工边修改小说。 2008年 月,戏剧化的一幕出现了,蒲风雅在深圳一家大型工厂巧遇了他的初恋,他在小说中多次幻化的场景照进现实, 她却经历了两次失败婚姻,爱依然在,我要让她幸福,可她以不能生育了为由拒绝了我。 时年5月,蒲风雅在人生的迷茫中,来到武汉俊人文化公司从事图书编辑工作, 我不在乎她带着她的孩子,她却说怕耽误我,只怪当初我们因所谓的牵绊不够坚定,如果爱一定要深爱。

开花结果,待我长发及腰就来娶你

幸运的是,蒲风雅的长篇小说《出门在外》入选中央文明办、民政部、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国家广电总局、中国作协等六部门组织的 情系农家,共创文明 农民双百图书出版工程,2009年10月由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配送给全国 农家书屋 。2010年初,蒲风雅辞去武汉的编辑工作回乡,边照顾年迈的父母,边劳动边写长篇小说。 父母在,不远游。我的父亲今年84岁、母亲8 岁了,作为最小的儿子,理应在他们身边尽孝。 蒲风雅的兄姐们,有的在外务工,年长一些的兄长也已步入老年。

2014年夏天,蒲风雅孤身一人到广西边境流浪,创作完成了一部以金坑梯田为原型的历史小说《金坑》。目前,蒲风雅已创作完成《抬枪》《夜郎秘史》《金坑》等长篇小说,共计200余万字。在新晃县米贝乡碧李桥村七凹27号,蒲风雅的家,古老的木质吊脚楼依然矗立,他赶着羊群、挥着锄头写长篇小说,吃的是自产的大米、玉米、红薯、土豆和蔬菜,喝的是山泉水。今年10月,蒲风雅通过层层选拔进入文学院学习, 能在毛院的文学圣殿学习,是对我的执着文学梦的认可和肯定。

令人唏嘘的是,蒲风雅在文学院学习期间,父亲因颤病住院,半夜起身又摔成右脑中风左身瘫痪。如今,蒲风雅每天坚守在父亲病床前,他扎着一个马尾辫,倒让人觉着像个闺女, 开花总要结果,待我长发及腰时吧,就可以来娶你了,这个你,是文学,也是爱情,找一个愿意和我放羊的人共度一生。

文/摄/易郅力

|白带发黄该用什么药
儿童骨质疏松如何治疗
月经前小腹胀痛
老人夜尿增多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