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龙翔驭天 第八百二十章 轩儿

2019-10-12 22:11: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翔驭天 第八百二十章 轩儿

“啧!又快死一个,算了,你们留着也没用,还是一起吃了用来修炼吧!”

一推开门,这间不大的房子处在城边一个极为隐晦的地方,难怪柳天之前没有察觉到这个地方。

而就在潭巫的血眼看着房间中被他的武力锁起来的三个孩子的时候,手掌狠狠的一捏,在柳天的“水心——箭龙”到达的时候,那三个孩子的五脏六腑已经化为血水。

不过就在那三个孩子的七窍都流出鲜血的一霎那,一道额前有着寒冰之角的剑龙冲了过来,刺穿了潭巫的心脏,将他置于死地。

立马出现在门口的柳天看着那三个孩子,感受到他们彻底没有生机的身体时,悻悻的捏碎了潭巫的神魄。

“还有一个?”

看到一边的床上还有一个人,不过在柳天迈出一步后,眼中的血丝却是更多几分。柳天走过去,将一件衣服披在已经死去的,而且下体满是鲜血的一丝不挂的少女身上。而后转过身,眼神一动,无数冰块便将潭巫的身体冻成了冰块。

将一边的孩子抱了起来,这是唯一一个还有着一点气息的,这个也就是之前那个被旅店小二打的那个最瘦小的孩子!

额头的三颗武星尽数的闪亮起来,随后,无数的武力开始涌入她的身体中,替她疗伤。

在柳天抱起她的时候,柳天才感觉到这个孩子是个女孩,而且已经十三岁左右了,只不过这个样子,实在有些不太像十三岁的孩子,反而像七八岁的孩子。

看着这张满是鲜血的面孔,刚刚到肩头的头发都粘在了一起,浑身的衣袍破碎不说,此时还全都是鲜血,这般模样,实在是太狼狈,太可怜了!

这般的女孩,就算是逃跑都不行,没有一点武力的她就算跑上几天,恐怕都会被这潭巫给瞬间追回来。其实,在床上的那个年龄稍大一点的已经十七岁的少女,就是逃跑的典例,只不过,她还未被潭巫肮脏的食用。

柳天的武力一震,在将她的衣袍震碎,血痂震碎的时候,又为她换上武力所化的衣袍。

“让她休息一会吧!”

将手臂恢复过来的女孩放进穿云梭中,而后,墨璃和柳天便开始继续赶路了。这段路程还有十日就到了,不过这个时间并不短,毕竟柳天对这里不熟,还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要参加万兽会!

而且现在柳天也不敢全力赶路,所以速度一直都不快不慢的。

在两天后,夜幕已经慢慢降临了,柳天和墨璃准备休息一会,因为柳天需要给穿云梭灌输武力了,而且穿云梭中的那个女孩,已经苏醒了。

穿匀速打开,旁边的火光令刚睁开眼睛的女孩不知所措,她咬着自己的嘴唇,看着这陌生的世界。

“你没事吧?”

已经摘去自己的“波纹活皮”的柳天的面孔清秀而且帅气,在柳天的面孔上带着不少的笑意时,那女孩才算没有那么害怕。柳天将她抱出穿云梭,一边坐在一块大石上的墨璃却让她害怕。

“没事!没事!”

手掌摸了摸躲到自己腿后的小女孩的头顶,随后柳天蹲下身对着她说道:

“听我说,之前那个坏人已经死了,你不用害怕了,好吗?”

委屈的咬着小嘴,这面容干瘦的只剩下外面的一层皮了,饥肠辘辘的她狠狠的抓着自己穿着柳天用武力凝结的普通衣服,嘴角都咬破嘴皮,但是她的身体中却没有一点多余的血液流出来。

“真可怜!”

柳天说完,将她的身体抱起来,然后将她放在一块圆石上,随后又将自己空间法阵中的食物都给了她。

但是女孩面对柳天手掌中盘子中的事物却迟迟不敢接,最后,在反复抬头看柳天的眼神,而后又猛地低下头时,还是不敢伸出手拿眼前那些美味的食物。

平时,他们大多时候都是自己去捡吃的,有时候潭巫会给他们带回来一些吃剩下的东西,这都算是好的了。有时候他们没东西吃,就得一直忍着,甚至有时候,他们一连好几天都吃不上饭,自己的血液还要被潭巫吸去。

那种是比死还难受的感觉,但是他们都不想死,他们想活!

“你准备怎么安置她?”

墨璃一直都不太赞同柳天这般,但是既然柳天做了,墨璃也不好说。此时在拍了拍噎着的狼吞虎咽的女孩的后背时,柳天起身,双眼无神的女孩往后缩了缩,唯恐柳天会将自己手中的东西给抢走。

“先带着她,一会我问问她记不记的自己的家在哪里。要是她不记得,等我们找到好的人家,再送养她吧!”

“你觉得这样行吗?”

“我们总不能一直带着她!”

柳天知道,他们即将经历的,都是腥风血雨,这样一个小女孩跟着自己,实在是太危险了。

“下次别再干这种傻事了!知道了吗?世界上有这么多人,很多人都身处逆境,但是我们总不能一一去救!”

“嗯!知道了墨璃,谢谢你!”

去掉神秘斗笠的墨璃露出精美的容颜,嘴角一撇,散放出令人心脏乱跳的妖艳之笑时,墨璃不由在心中说道:该说谢谢的,其实一直都是我!

“那个不能吃!”

看着女孩拿起掉在地上的食物,柳天说完后将其从她的手中拿了下来,这里的地面不干净,柳天担心这么小的身体还没有修炼武力,要是生病了可不好办!

不过,就在柳天抓住她的食物的时候,那呆呆的女孩双眼无神,脸上的雀斑一下子随着眉头紧缩时皱了一下,但是她不敢不松手。

不过柳天又拿出一些食物来,这是他最后的食物了,不过他没有吝啬,而是将一大盘子都送到了女孩的手中。

看着女孩没有任何神色的眼眸,那似乎比常人黯淡一些的黑色眸子中有些灰色,柳天暗自一叹,这孩子虽说没瞎,但之前所经历的,一定是非人的待遇吧!

看着女孩低头将食物往自己的嘴中塞的时候,柳天心中的怜惜之意又继续生出。

不可思议的看着女孩将所有的东西都吃完,柳天蹲在他面前,当柳天的眸子望向她的眸子时,女孩却一直低着头,最后甚至蜷缩起身子,将面孔埋在膝盖中。

“你能看的见吗?”

柳天总觉得,这个女孩的眼睛有些奇怪,那种像是蒙上一层雾气的淡淡的黑色眼眸总觉得有些怪异,但是柳天又说不上来究竟怪在哪里。

看着那个小脑袋轻轻的点了一下,随后柳天又问道:

“你会说话吗?”

紧接着,她又继续点了点头。

“你的家人在哪?”

摇了摇头,一边的墨璃没有这等耐心,所以直接化为一道黑光进入了穿云梭中开始适应武力

,此时的他已经可以释放出三重武玄境的力量了。

瞥了一眼身后的墨璃,柳天问道:

“你冷吗?”

感受到四周空气开始下降时,柳天将女孩抱起,放在火堆不远处,这样她就可以暖和一点了。

坐在女孩旁边,柳天和她一起坐了很久,女孩一直都不敢说话,她的脑中,还塞满着无数曾经受到饥寒交迫的回忆,所以柳天的问话,就像是随之散去的云烟一般。

“你叫什么名字啊?”

呆呆的眼中投射不出闪耀的火花,随后,在那微风中摇曳的火花中,女孩摇了摇头。

“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吗?”

柳天看着这个侧脸望去的女孩的脸蛋上终于有了一些健康的色泽时,再次蹲到女孩的面前。

“我给你取一个名字吧!”

“嗯!”

点了点头,一直处于他人的监管下的女孩此时现在的表情单调,没有一点同龄孩子的天真和可爱,反而只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舍弃感,那种感觉,犹如看透世间生死。

柳天想了一下,上一次自己给别人取名字的对象是墨璃,墨璃名字来自于谐音,现在柳天倒不这么想。因为柳天此时的女孩实在有些可怜,令柳天都心生爱怜之意的女孩一直被人欺负,现在,那段回忆就要结束了。

虽说柳天不知道女孩会不会恢复回正常同龄人的心性,但他希望自己能够帮她一把,过去的事情挽救不了,但起码要回到同龄人的那种曼烂。

“你知道人族吗?”

看着摇头的女孩,那刚到肩头的发丝随着女孩的摇头不停摇晃了几下。

柳天顿了顿,随后说道:

“人族有剑,其名轩辕,可斩乾坤,撕裂苍穹,其威战无敌。从今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做轩,谁都无法欺负你!”

柳天微微眯着的眼睛像是可以说话一样,随后,在柳天的看护下,一晚过去了。一晚时间,轩儿就坐在火堆旁,呆呆的念着自己的名字。

“轩儿?”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世界是这么温暖,但是因为害怕,所以她在睡了一小会儿后,就醒来了。

“轩儿,醒了吗?”

从前她没有自己的名字,她唯一的念头就是活下去,但是此时给自己绑着臂膀上的绷带的柳天看着她醒来后叫出了她的名字,她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在那有些雀斑的脸蛋上的一对双眸中,却有着一股无法掩盖的色泽浮现。

“嗯!”

微微的答应声中,轩儿低着头,呆若石块的面孔对着地面,而后对柳天伸出了有些伤痕的手掌。

临沂治疗牛皮癣费用
襄樊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德阳治疗卵巢炎方法
临沂治疗牛皮癣医院
襄樊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